LanternD +

海景摄影 Workshop 之旅·行路篇·其一

Monterey Seascapes 摄影旅行的故事,上半章,长文。

 

中心思想

 2022 年 4 月 1-3 号,MS(My wife)和我参加了人生中的第一个摄影的 Workshop —— Monterey Seascapes by Frans Lanting Studio。

 不知道 Workshop 怎么翻译好,大概就是国内常说的「摄影旅行团」,但由于内容和形式都不一样,我后面还是会继续用「Workshop」这个称呼。

 这个日志系列还会有「技术篇」和「Frans 篇」。让我慢慢更新。

缘起

 我们为什么参加这个 Workshop?事情要从 6 年前说起。

 2016 年我和 MS 去 Washington DC 旅游的时候,曾进过一个博物馆(Smithsonian 系列博物馆中的一家),里面有很多的展区。其中一块是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摄影展,展出他们杂志社签约摄影师的作品。MS 当时特别喜欢 Frans Lanting 拍的非洲野生动物的照片(其中一张三只斑马的照片是他的名作之一),就立马关注了他的网站(http://lanting.com/)。

 Frans 是荷兰人,已经 70 多岁了。近 50 年前他从荷兰来美国西海岸做研究,之后一直居住在加州 Santa Cruz,常年致力于保护地球环境、野生动物。我会用另外一篇日志来介绍他。

 Frans 会组织摄影旅行,足迹遍布全球各个角落。Frans 的摄影活动包括网课,Workshop 和 Event。网课没有太多的限制,主要就是看上课录像,可以在某些网站上付费观看,价格也不贵。Workshop 一般在加州本地,行程 2-3 天不等,摄影的主题比较明确,适合想就某一主题提升摄影技巧的人群,费用在几百到几千不等。Event 时间在一到两周,会去更远的地方,比如南极、北极、非洲等等。Event 虽然被归类为摄影旅行,但更像是一种探险旅行(Expedition),费用也是最高的。

 过去的好多年里 MS 一直关注有哪些我们可以参加的活动。从去年搬到了加州开始我们就一直在等一个合适的项目。

 去年年底的时候我们终于等到了这一趟去 Monterey 拍海景风光的机会。Monterey 是加州海岸上比较有特色的一段,一号公路穿行其间。macOS 12 就以「Monterey」 来命名。

Workshop 概览

 由于它们 网站 经常更新,我在这里贴一下对应的文字以作记录:

Monterey Seascapes

Monterey Bay Area, CA

April 1–3, 2022

Join Frans for a weekend of photographing California’s scenic Central Coast. This workshop covers prime locations in the Monterey Bay area. This program combines morning and afternoon field trips with classroom sessions during which image reviews are scheduled. Covid safety measures are applied during field sessions.

Enrollment limited

Requirements: A digital camera with interchangeable lenses and a laptop with Adobe Lightroom for classroom sessions.

Fee includes: Group dinner Friday evening. Early morning and afternoon outdoor field trips and classroom sessions and image reviews.

Schedule: Starts: Friday evening. Ends: Sunday at 4:00 pm.

关于我俩

 我把摄影作为爱好的时间已经相当长了(十几年)。大学的闲暇时间里可能有 20% 都奉献给了摄影。谈不上多专业,但是大部分构图理论、拍照的手法、后期流程我都算有不少经验。我参加这个 Workshop 的目的其实是 重新找回对摄影的热情 。过去几年我发现受困于学业和账户余额,我既没有添置什么新的装备,也没有很频繁拍照 —— 也就一年外出两三趟远门这种频率,相机常常在柜子里躺着。更进一步说,把时间轴拉长来看,外出旅行的频率还在慢慢下降。对于司空见惯的事物或者已经拍摄过的题材,我也鲜有掏出相机的冲动。甚至我最初参加 Workshop 的目的都只是「陪 MS 走一趟」。在我正式决定参加这个 Workshop 之前我都在纠结「花这个钱值不值得」、「用来买个镜头是不是更好」(后来:「真香!」)。最后我说服自己,这是一个见见世面的机会,也或许能让我对摄影有一些新的思考。如果我真的能更频繁出去拍照了那也算不枉费之前在摄影上的投入。

 再说到 MS。她有一定构图审美基础,但是之前也都是用手机拍照。毕竟手机已经把参数都算好了,只需要构图和按快门。之前她对学习使用相机基本没有兴趣,因为那些东西过于技术向。我多次提议给她教学均被「否决」。总之她对于光圈、快门、ISO 的掌握不够系统和熟练,对对焦、连拍、白平衡、直方图基本没概念,对于长曝光、ND 滤镜、偏振镜的使用经验更是为零。但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拍出所有脑子里的想法,她迫切希望提升摄影技术,甚至为了参加这次 Workshop 重金购入一台她 专用 的 Canon R6。她对手机修图颇有心得,但是对于风光摄影修图、Adobe 全家桶、照片整理归纳等等后期流程也不算熟悉,这也是她想提升的部分。虽然说了这么多听起来是个新手,但是重点是,她在这个 Workshop 之后技术突飞猛进,用短短两三天把这些东西都学会了!

前期设备准备

 为了参加这个 Workshop 我们真的下了血本(血本有归)。

 我的老相机 Canon 5D3 已经不太给力了。我本来想直接和 MS 一样直接买个 Canon R6,但是作为风光摄影的一大支柱 —— 长焦,我们之前看好的 RF 70 200 f/2.8L 居然缺货了,而且是整个北美市场都缺货,翻新的和新的一样贵。那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只能把目光伸向了我垂涎已久但是一直没有剁手的三代 EF 70 200 f/2.8 了(俗称「爱死小白」)。我们的计划是,可以买个转接环,这样我们两台相机都能用这个镜头,如果以后不用了就直接二手出掉就行。为了减少预算,我在 Amazon 买了个翻新的 EF 70 200。不过 有意思 的是,拿到以后我觉得一切都像是新的一样,包装、保修、袋子等等都(看起来)是原厂的。镜头干净,毫无使用痕迹。我都怀疑是佳能为了去库存改了镜头页面介绍。

 风光摄影的另一支柱 —— 广角,当然也不能缺席。我有一支很久之前买的 Sigma 12-24 广角,画质很一般,我于是铁了心打算这趟就不带广角了,专门研究长焦风光片。但是 MS 觉得广角也还是有必要的,于是下单了个 RF 15-35 f/2.8。镜头属于我们的共同开销,因为我俩应该未来会共享镜头群。

 所以综合下来,MS 的主要配置是:

 我的配置是:

 除了这些装备,我们还买了很多滤镜,主要是 82 mm 的暖光偏振镜,3 档、6 档的中灰镜等等。另外也有快门线、EF 转 RF 的转接环(便宜的那款)。MS 也买了个 LowePro 的摄影包(Truckee BP 250 LX)。

 花钱的感觉真好,但是后果是我们得还十几个月的分期付款……

士大夫们 / Staff

 话题再回到 Workshop 本身。

 这个 Workshop 由三位「师傅」带领我们另外 7 位「学徒」,在 Monterey 的四个不同的地方进行不同光线、地形地貌、植被等等的拍照。

Frans Lanting

 世界上大名鼎鼎的自然风光摄影师,在上个世纪就奠定了殿堂级的地位。不过他的中文信息并不多,年轻人可能也都没太听说过了。所以我决定再用一篇文章写写这位老爷子。

Kevin

 和 Frans 合作了 30 年的搭档,他俩都对摄影充满热情,对构图和色彩都有非常深入的理解。Kevin 是学院派,本科(或者专科?)就是以摄影为专业的。对各种胶片、打印等等的研究也十分深入。Kevin 应该也有快 70 岁了吧?头发和胡子都花白了,手做一些精细操作的时候会微微颤抖。不过他一旦拿起相机,手就变得稳定有力,仿佛是他手的延伸。而且他腿脚还是十分利索的,背一大堆器材也毫不含糊。

Ross

 大概 25-35 岁之间的技术宅,是和 Frans 合作了 5 年的搭档,同时也算半个 Frans 的学生吧。Ross 对数码相关的技术十分在行,既包括照片后期修图,也包括视频拍摄和后期之类的,他也用影视飓风里常出现的 BlackMagic Red 来拍视频。因为上面两位老爷子都是胶片摄影出身的,所以对于一些日新月异的数码概念和技术不一定跟得上。这时候 Ross 这样的年轻人来紧跟时代步伐,以新的技术作为 Frans 和 Kevin 摄影创作的辅助,相得益彰。

Workshop 初见

 从这里开始我就按时间线来说说我们的见闻。

Orientation

 第一步是 Orientation(基本介绍)。虽说旅程是 4 月 1 号开始的,但是早在 03 月 22 号他们就组织了一场 Zoom 线上会议来介绍整个行程。这次线上会议很关键。他不但给我们提供一个互相见面、自我介绍的机会,也是让我们了解行程安排、住宿饮食的过程。我们也见到了 Frans 和他的同事们。最最重要的是,Frans 还分主题放出了很多之前学员拍的海景照片,每个主题三四张照片。Frans 会对着照片聊聊他对 Seascapes 的简要理解。

 我印象中有的主题有:

 Frans 对照片的描述精准到位,用平静但是有深度且有感染力的语言娓娓道来每张照片的思路、拍摄背景、技术手法等等。通过这些照片的 Presentation,我算是彻底对 Frans 从普通粉丝转为热心粉丝。我不但听懂了,还大受震撼。他特别的英文口音和腔调甚至让我觉得在听 BBC 的 David Attenborough 的叙事的纪录片。

 这些照片也突破了我对海景摄影的印象。羞愧地说,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长曝光去营造不同的海水质地、感觉,却没想到还有这么多种可能性。可能也和我平时比较少关注这块的照片有关。

 Frans 还提到他自己会在 workshop 前一周去实地勘察,确保 workshop 当天的取景地不会有太大的变化。老爷子为了 Workshop 的顺利进行也是不遗余力。

 Orientation 原计划只有两个小时,结果聊了得有两个半小时。最后也有问答环节。大家问了器材相关的一些问题,这有助于让我们在 Workshop 正式开始的时候把装备都买齐(持续烧钱)。

 在 Orientation 之后,Workshop 开始之前,我们还提交了一些问卷调查表格和签一些协议之类的(毕竟是商业行为),这里就不细说了。

晚餐首聚

 4 月 1 号,周五。我请了一天假,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在收拾东西。这不但是我们第一次参加这种摄影团,也是我第一次为了摄影而去旅行。所以我(们)就一直担心会不会拿少了东西。大概中午开始我们就驱车赶往这次住宿的酒店 —— Carmel Mission Inn

 Carmel 翻译是「卡梅尔」,是一号公路上一个精致的小镇,我 15 年底 的时候来过一次。如果第一次来逛一号公路还是值得去转转的。

 本次 Workshop 的时间起点始于在酒店旁边的餐馆 Shearwater Tavern 的晚餐。刚进餐馆的时候,Frans 正带领着大伙从另一个门口进来。虽然在 Zoom 上和大部分人都见了一面,但是也就看到了个脸。真正看到真人的时候也还是应接不暇。他们有不同的年龄、性别、身材、穿着、说话方式。

 Frans 看到了我们,立马微笑向我们致意。他戴着一副老花镜,微微有些肚子,但是远一点看过去也颇有气场。但实际上 Frans 是一位非常随和的老爷爷。印象很深的是他打招呼的方式和年轻人一样非常活泼。他先伸出肘对着我,我也心领神会,伸出肘和他碰了一下 —— 这是 Covid 疫情期间特有的「握手」打招呼方式。我们发现除了我俩都没人戴口罩。后来索性我们也都不戴了。他们年纪这么大的人都不怕,我们都打了三针疫苗了也就更没必要担心了。

 Frans 定了一个 11 座位的长餐桌,我们也就列坐其次,Frans 在 C 位,其他人围着坐下。

 经过一圈自我介绍和交流,我发现参加的「学员」都从事社会地位较高的职业,而且年龄偏大,比如退休的医生,退休的律师,小公司的老板,初创公司的高管,某个领域的学术大牛,办公室白领等等(尽量隐去信息,反正也不是重点)。他们中有一半头发都已花白。我们两个则是刚进入社会的小年轻,甚至他们的子女都比我们年纪要大。不过想想也是,参加这样活动可不就得有钱、有闲且对摄影疯狂热爱嘛。我俩和他们的区别是,他们应该不需要欠钱也不需要请假来这参加活动。我们则是不知道欠了信用卡多少钱,我还请了一天假。

 当年龄差到达了一定程度的时候,我发现人和人的交流变得非常顺畅。他们年纪大了,有的是生活的阅历可以向人娓娓道来,只是缺个倾听的人;我们则是经历平平,刚从学校走出来,正把目光投向这个刚要去探索的社会和文化,迫切渴望了解不同人的不同故事。所以他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比如问他们一个问题他们不但会给出非常详尽的回答,甚至会发散到一些其他的我们不知道的话题上。不过就凭我们的阅历,就也只能是问问题的份了。

 Frans 在吃饭期间和我们介绍了一下第二天的行程。

时间线概览

 在这里列举一下行程,方便大家看后文的时候有个概念。地点很多,就不加链接了,直接 Google Map 搜索就有对应的地方。

 周六(4 月 2 号)

 周日(4 月 3 号)

 Image Review Session(照片点评)

 以上就是这次 Workshop 的时间线了。

 大部分时候整个队伍都一起行动,一共三辆车。但是在 Point Lobos 这个地方,也就是周六早上,三位老师会带领我们学员去三个相距很近但又不在一起的观景点拍照。第一队伍是 Frans 带领,去 Cypress Grove 拍枯树和岩石组成的景观;第二队伍是 Kevin 带领去 Weston Beach 拍很有特色的岩石和浅滩;第三组是 Ross 带领去 Bird Island 拍鸟和野生动物。

 我听到有岩石和特别的景观,恰好晚餐的时候我又坐在 Kevin 旁边,就决定和 Kevin 去 Weston Beach;MS 则决定去鸟岛拍各种动物 —— 那是她一直就很想拍的内容。

 后面就开始按时间线说说我们的 Workshop 经历了。


Garrapata State Park 的晨霭

 周六早上如期而至。我冬天滑雪早起(4 点)的生物钟一息尚存,让我能够轻松起床不带拖沓,甚至出发前我还来得及冲一杯咖啡放进保温杯里备用提神。在天色未亮之际,我们一行 10 个人就聚在了酒店门口,整装待发。

 目的地并不远,开车不到 10 分钟后我们就在徒步路线的起点了。Frans 带着我们沿着宽度不到 1 米的徒步小路行走,却只见他突然右转拐进了一处稀疏的灌木之中。一层灌木之后是宽度只有半米宽的更加小的幽径 —— 这是一片鲜为普通游客的秘密之处。我原以为我们会徒步很长的距离,我甚至还带了登山杖,但是好像就走了不到 100 米我们就来到了一处悬崖边上。说是悬崖也不太准确,因为它不是垂直的峭壁,而是大概 60-70 度左右的陡坡,而且是一级一级的,摔下去甚至也能爬上来。不过安全第一,我们都集中在一片绿色植被的内侧。这个区域作为徒步也都还勉强够宽,总的来说是容不下我们这么多人的。我们于是就在一条向下延伸的小路上依次排开,纷纷架起了三脚架。

 眼前的景色虽不至于「令人窒息」,但也足够震撼。

 天色已由黑变成暗蓝色,映出厚厚的云层。Big Sur 的海岸线覆盖了从远到近的整个视野,在一层薄雾笼罩下逐渐隐于远方拐角处。面前正下方的是星罗棋布的礁石,它们虽然饱经海浪冲刷,却仍旧是嶙峋、严岖参差、棱角分明的形象。它们和那些加州山谷里的红杉一样,饱经风霜,充满故事。在石头上方海水不那么容易冲刷到的地方长着一层墨绿色的水草。但是和其他水草也不太一样,它们有一根竖直的枝干固定在岩石上。如果有海水冲过来它们就会向海水前进的方向倒去,当水流慢慢变小的时候它们却会从水中挺直起来。这是一种很有意思的生活态度 —— 对于足够强大的洪流,顺势为之,对于小风小浪,却仍能保持本性。我不知道这种水草的名字,但是它在后来却成为了我们照片中很重要的点缀。海鸥和鹈鹕时不时从空中掠过,偶尔停在一些宽阔的岩石上小憩,成为我们捕捉到的光影中为数不多的「模特」。除此以外活物并不多见,风也仿佛静止。

 海浪和过去的千万年一样,在反复而无情地冲刷着堤岸,它们与岩石猛烈碰撞。浪的头部喷溅开来,冲出数米高的水柱,发出低沉的怒吼;浪的底部则是从两侧包围,绕石而去,荡出白色的泡沫。海浪一开始像是张开大口扑面而来,吞并了礁石后不久却平静地从石头上四散开来,形成短暂的灰白色水瀑。那科迪勒拉山系和太平洋的交界,那风与水积蓄中的能量,那浪和礁的舞蹈 —— 就是我们要拍照的对象。

亂石穿空,驚濤拍岸,卷起千堆雪。 —— 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

 按我以前对摄影团的印象,我以为 Frans 会先给我们上一小段课程再让我开始拍照,但其实并没有。他让我们直接开始拍摄,然后他们三位老师会轮流到访每一位学员边上答疑解惑并给予必要的指导。他们开头的方式总是「I would probably try …」或者「Good catch. How about…」这样亲切友好,就像是他们和我合作完成了一幅照片,而不是他们帮我调整视角或者构图。他们也不会让我们特地拍摄什么东西 —— 毕竟眼前全是可以拍的东西 —— 而是在我们按了一些快门之后,在已有作品的基础上怎么更进一步提高。我可太喜欢这样的教学方法了。

 也是因为可拍的东西太多,我一开始也有些慌乱。那些水和石头互动的短暂瞬间是可以拍的;那些拉长曝光时间后的水流是灵动缥缈的;而那些超长曝光下雾状的海浪更是如梦似幻的。更别说这些曝光参数组合可以套用在不同的礁石、不同的纹路之下。我一开始就装上了我的白色 70-200 长焦 —— 一种老法师的味道突然就出来了。当然,在 Frans 这样的老法师(褒义词)的祖师爷级别的大师面前,这种感觉不可能很强烈。广角固然能捕捉大范围环境营造的风光,却失去了捕捉细节和瞬间的能力。以前没有钱买长焦的时候,我都不好意思说「我平时喜欢拍风光」。这是我第一次用长焦拍风光,它局限了我的视野却又打开了另一扇窗,体验新鲜且令人惊喜。

 我先拍了一些岩石和水互动的照片。一两秒的快门可以让白色泡沫变成丝状,映衬在靛青色的海水背景中。

img 我很喜欢右侧流水的纹理,但是这张图本身还不算特别出彩。

 又记录了一下长焦下被压缩的景物。这个似有序却又无序的布局充满惊喜。

img 一张比较正常的风光图,放在这里仅作示意。

 再来一组长曝光下的雾化水面。本来人们印象中稳固的磐石在这里却像是浮在青云之上,失去了那份厚重。

img 来一张黑白的

 一个小插曲是,当我想尝试竖排的时候我把整个相机通过云台转了 90 度。由于不是很稳,长曝光之后照片的锐度总是不够理想。Kevin 正好这时候过来了,我问他这个画面锐度不够高有什么办法提高一下。他跟我说,「要不试试用镜头自己的环来转 90 度,可能更稳」。我当时感觉自己可二了,居然忘了长焦上面还有个镜头环…… 暴露了我从没用过长焦的事实。

 我还拍了很多别的照片,就不在这里一一列举了。我记得当时我在一个山坡上比较靠下的位置,路又窄又滑(碎石),所以 Frans 也没来到我这片。所以也没有留下太多印象深刻的对话。

 当我们左侧的山峦顶上映出第一抹晨光的时候 Frans 就告诉我们:为了第一拨赶往 Point Lobos,我们不得不赶紧收工了。我们一共拍了可能有一个半小时,但我感觉就像只过了 30 分钟。

 收东西的时候我问 MS 赶紧咋样,她说挺不错,拍到了很多以前从来没有拍出过的画面,也学会了很多调节快门的方法,对那几个基本参数(光圈、快门、ISO)更熟悉了。收东西的时候她为了打鸟,顺手牵羊带走了我的 70-200。所以下个地方我就只有 24-105 和百微了。这里放一张她的作品:

img MS的作品

Weston Beach 的陆离

 Frans 让我们这么早前往 Point Lobos 也是有道理的,我们 7 点 40 左右离开第一个地点,差不多 7 点 45 就到了 Point Lobos 的入口,这里 8 点才开门,但是路上已经排起了七八辆车的队伍。我们也快排到了入口的马路附近。

 Point Lobos 自然保护区似乎是近年才建立起来的,这也算是 Monterey 附近的一颗明珠了。在这里面可以徒步、观光,还可以 SCUBA 潜水、划船、看海獭、看海鸟,当然也可以观光和摄影。它里面有趣的地方之多,以至于我们都得分三个小分队行动。唯一的缺点就是人多,如不早到很可能连园区都进不来。按原计划,我和另外三位大叔(大爷)在 Kevin 带领下来到了 Weston Beach。MS 则和 Ross 去了 Bird Island。

 据资料 显示,Weston Beach 由摄影师「Edward Weston」得名,还是 Ansel Adams(风光摄影祖师爷级别的)取的名。

 初到乍一看,Weston Beach 其实还有点普通,它是石滩而不是沙滩,但也仿佛和我在其他一号公路边上看到的黄色碎岩石土坡别无二致。但当我走近一看,眼前的世界就像是个万花筒!

 Weston Beach 位于潮间带。古老的沉积岩由于不同的质地而呈现不同的侵蚀特征。总体来看,Weston Beach 是一片被冲刷或侵蚀成一条条沟壑的岩石区。仔细看,每一条沟壑下的石头都有着完全不一样的特征和颜色。有铁矿石被氧化后的赤红色和鲜黄色,也有硅酸盐(土)常见的卡其色,还有不知道什么岩石形成的浅藏蓝色。这些纹理和色彩互相镶嵌、缠绕、糅合、堆叠、碰撞,激发出无数纷繁复杂的图案,宛如考古发现的洞穴壁画。即使每一次只取一个小块进行观察也都有很有意思的纹理。光是我在石头上看到的「人脸」就有四五张。

img 一张被圆球击中的脸

img 一张到处乱看的脸

img 一张恶魔的脸

img 一张支离破碎的「脸」

 我到过的地方也不少了,但是这里是我觉得为数不多的大自然在「作画」的地方之一。而且老实说 Weston Beach 也不大,可能长度也不到 200 米,但是如此高密度的色彩空间超乎我的想象。

 除了灵动跳脱的色彩,Weston Beach 上的岩石还有另一种神奇的特征 —— 我竟然能看到鹅卵石藏在沉积岩之中。圆圆的卵石以一种自然的方式镶嵌在一块平整的石头上,也是一种奇观。想想那些千万年前不小心被泥土覆盖的坚硬卵石,在沧海桑田之后竟然能重见天日。被埋之前它见过恐龙的眼睛,眼睛一闭再一睁,世界却被一群新的两脚兽所主宰。海水和风依旧在雕刻着卵石和他们周围的基底。若有一日卵石从浅坑中脱出 —— 就会造就 Weston Beach 的另一奇观,我发现很多岩石上会有非常圆润的一个凹槽,这些凹槽又点缀了周围的岩石和纹理,相得益彰。

img 渐变沉积岩

 在 Weston Beach 上拍照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像艺术家,到处都是可用的素材。这里就不得不提到我新尝试的玩法 —— 多重曝光。多重曝光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在 Photoshop 里面放两张图片,调整一下叠加模式就能实现。不过相机里自带的多重曝光我还没用过。相机的用法就是先拍一张照片,再拍另一张,相对来说比较考验实时的观察能力(虽然最后出片可能和 PS 差别不大)。除此以外多重曝光有不同的叠加模式。我用不同的模式拍出了一些我没拍出过的照片。

img 多重曝光把岩石叠加到海面上,一张 Frans 很喜欢的图片

img 多重曝光暗部叠加,条纹交叉排列

 Weston Beach 虽然有岁月冲洗后的独特地貌,却也不失海浪的澎湃。我爬上一块大岩石的顶上就能看到更早之前在 Garrapata State Park 出没的黝黑的礁石。在这里甚至能够离海水更近一些。早上 10 点的阳光早已越过东侧的山头,洒在大海上。岸边的海水在跳跃中也闪出粼粼光斑。

 我找到一处左右两块岩石交叠起来的 V 型前景,我偶尔能看到一个特别大的海浪打过来,恰好能在 V 型凹槽的底部溅起汹涌的海水。我架起三脚架,把相机调整成了高速连拍,手里攥着快门线的按钮,等待着一个又一个的大浪奔赴而来。几分钟过去我就捕捉到了不少精彩的瞬间。

img 「雨」

 摄影的课本里总是在说「决定性瞬间」,在新闻和纪实摄影如此,在海边拍浪花更是如此。照片出来以后我当然是很开心,唯一的担忧就是存储空间用的太快。毕竟连拍 10 张也就一张能够杀出重围,其他的就是「一将功成万骨枯」。

 我也拍了拍似云似水的水墨画风格。这是完全让我没想到的画面,让身处太平洋东侧的我看到了另一侧中国绘画中特有的山水勾勒和留白技法。

img 后面还拍了更多类似这张但是比这张好的

 大约 10 点半,我一回头发现 MS 和 Ross 扛着三脚架正往我们这边走来。她拍了好多海鸟的各种形态,却也想在那之后体验一下 Weston Beach 的美,因此火速赶到。她也和我说,200 毫米打鸟真是捉襟见肘。要是我们当时再狠下心买个 1.4x 的增倍镜就好了。

 这里放一些她在鸟岛拍到的自己比较喜欢的照片。

img 翱翔

img 孑立

img 筑巢时间

img 鹈鹕展翅

img 鸟岛全景图

 Weston Beach 的游客一拨又一拨地到来。时间也在一分一秒逝去。大约 11 点的时候我们收到鸣金收兵的信号,我又和各位大叔一起挤进面包车里,返回了酒店。

Big Sur 的明珠一串

 中午我们大伙聚在一起吃了个饭,分享了一下早些时候的拍照心得。Frans 在餐后提出下午外出拍照的时候想带着我们俩一个车,可以多沟通一下,也可以顺便教我们一些东西。大佬都发话了我们自然是开心至极,连声答应。

 大约 3 点的时候,我们开始了下午的行程。因为风光摄影讲究「Golden Hour」,也就是太阳高度角比较小时,阳光由白炽转为金黄之后的光景。然而在这个时令,下午 3 点的时候太阳仍然光芒万丈、高悬于空。因此这一趟行程的目的是走马观花地看看 Big Sur,同时 Frans 会介绍沿途的主要景点。

 Frans 自然是第一辆车一马当先(载着我俩),带着后面两辆车,开始徜徉在一号公路的蓝色绿色之中。

 我们很快就路过了早上的 Point Lobos 保护区的门口。这里早已停满了车,从出口算起,路边的车甚至接近一公里长。大家挤在这里就是为了一睹 Point Lobos 的芳容与瑰丽。我们仨不约而同地感叹,还好我们早上出发得早。车子接着一路向南。

 路程漫漫,我好奇地问 Frans,「Carmel Mission Inn」(我们入住的宾馆)的名字是什么来历。他问:「你们知道什么是『Mission』吗?」当时我脑海里只有「任务」的翻译。他接着说,Mission 就比如当年西班牙殖民者想让北美洲土著民族皈依他们的基督信仰…… 噢,我脑子里灵光一现,当年背过的 GRE 词汇突然冒了出来 ——「Mission」是「传教」的意思。Coldplay 的那首《Viva la Vida》那句歌词突然也开始盘旋起来:「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 / My missionaries (传教士)in a foreign field」。接着 Frans 介绍道,当年「Spanish Colonist」(他口中非常高频的词汇)发现了加州,然后他们在西海岸殖民扩张的同时也在建很多教堂来传教,第一座在 San Diego,而第二座就在 Carmel 这里【参考资料】。我后来在地图上也搜了,我们宾馆西北边就是「Carmel Mission Basilica Museum」,旧称「Mission San Carlos Borromeo de Carmelo」。可惜我们还没去看过,暂时就放到候选列表里吧。

 Frans 接着用没有情绪但是坚毅的声音说道,「当年殖民者对原住民们做了很多很不好的事情,比如把他们赶出曾经的土地,强迫他们皈依别的信仰等等。」Frans 也问我们对加州的历史有多少了解。其实我也挺惭愧,对加州的了解也十分有限,以高科技、自然风光、农业著称的加州才更贴近我的印象。毕竟仔细翻看历史的话,在开荒、淘金热的大背景下都是血淋淋的黑暗。我们了解的历史也是幸存者们讲述的故事罢了。Frans 给我们推荐了两部电影,但是显然名字我是记不住的,暂且不表。

 沉重的对话没有持续太久。 车子穿过柏树围成的隧道,穿过面朝大海房子的宁静社区,穿过盛开紫色鲜花的灌木丛,太平洋的深邃蓝色又跳入眼帘。凌晨天未亮时候我们路过的地方也显示出真正的面目。一切都明亮起来以后,那些被海浪持续冲刷的岩石反而收敛了它们晨霭笼罩下的狰狞,甚至有些隐逸,像一群岿然不动的打坐罗汉。

 车子路过 Soberanes Point,Frans 掏出对讲机,和 Kevin、Ross 吩咐道:「和大伙说说,这里是明天我们要来拍照的地方」。然而这里左边是成排的柏树,右边是低矮的小丘陵,我们也看不到海的那边是什么光景,只能把悬念留到明天。车子又来到了 Garrapata State Beach,Frans 说,这里就是我们一会要返回来拍照的地方。也是因为一会还要回来,Frans 也没打算停车,一路往南继续走。在一个叫「Notleys Landing viewpoint」的地方,我们停车稍事休息。这里的眼前是一片均匀而又油绿的草地。不知道这是人为推平的土地还是自然所为,总之它和一号公路的其他地方的气质有本质的区别。一号公路的这一段就是这样,到处都是可以停车的路肩,至于能不能抢到位置就看造化了。热门景点的停车场总是爆满的。

 远处出现了一条桥,我问道,「那是不是 Bixby Bridge?」这是我唯一知道名字的桥,也算个网红景点了。Frans 说,「那条是 Rocky Creek Bridge,Bixby Bridge 还没到呢。」记得六七年前我第一次造访一号公路后不久 Bixby Bridge 就出了问题,后来修了若干年才再次开放。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光阴似箭。

img Google Maps 渲染出来的奇葩模型

img 一张 2015 年拍的到此一游照

 下一个停车点是 Hurricane Point view。这里是一个往海的方向凸出去的观景点,可以同时看到一号公路南北两个方向的延伸。我们所有人又都下车聚在一起听 Frans 介绍这里的种种名胜,遗憾的是,我对这些复杂拗口的英文地名并不熟悉,所以现在我全都忘光了。Frans 提到,三四月份是太平洋上水汽最少的时候,运气好的话,可以用望远镜从 Santa Cruz 那边一直看到南边的 Point Sur,这能见度真是高得惊人(两者大概有 70 多公里的距离)。

 车子继续往南,Frans 让我们注意一栋在左侧山顶的房子,并地略带怨恨地说道:「你看那些山坡上颜色稍微深一些的地方,那些都是几年前山火烧掉的区域,几乎是整个这一片的山坡。」我注意到了那些山火侵袭后留下的痕迹,感觉甚是可惜。Frans 继续愤懑地说:「但你看那栋房子,不知道是哪个 Tech Tycoon(大亨)住的,周围的草竟然是青色的,房子竟然也没事!」他大概是想抨击那些「有钱人」们,放任山火的蔓延,即使位高权重,却只知道保护自己的私有财产,而不为阻止火势蔓延做哪怕多一点点的贡献。不过这只是我的猜测,Frans 没有明说。Frans 的足迹遍布全球,一定见过无数地方的人们,为了名或利,直接或间接地破坏地球的生态圈。摄影就是他进行抗争的武器 —— 去记录那些动物和自然环境的美,让我们不要忘记这个星球上仍有这样美丽灿烂的画面,地球值得我们去珍惜和保护。

 车子轨迹延伸到的最南端是 Little Sur River Beach。这里有一个非常漂亮的海滩,沙子近乎白色,上面没有任何脚印,光滑平整。我们脚下有黄色的小野花,远处是红色的藤蔓型多肉「草原」,颜色丰富多样。Little Sur River 在这里汇入海洋,形成一个蜿蜒平滑的 S 型,这片冲积扇和一块巨岩,还有后面飘舞的海岸线构成一个富有动感的画面。 MS 非常喜欢这里,并表示下次要单独来这里再拍一组照片。Frans 说,别看这个海滩很漂亮,但是它是私人领地,普通游客是不能进入的。难怪这是我见过最宁静的海滩。我不禁感叹,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Frans 从上副驾储物柜里掏出一幅地图,摊开在车前盖上和我们介绍这一片的 Hiking 路线。这里的徒步路线就像一张网一样,覆盖着整个一号公路东侧的山峦。里面也有数不清的露营点,要是愿意的话,通过背包客行走都能走上个几天几夜。

 4 点左右,我们开始往回走,去 Garrapata State Beach 拍照了。一号公路确实是一条充满魅力的旅游路线,游客络绎不绝。我唯一的建议就是,这里当然可以常来,但别大白天去,而要挑个快到日落的时分,只去一个想去的地点,静静地蹲守,守着阳光慢慢变暖,看着这陆地和海洋的边界,慢慢沉入深邃的黑暗。


传送门

 这篇日志比较长了,就写到这里。下半段就放到下一篇日志《海景摄影 Workshop 之旅·行路篇·其二》接着叙述。

 后面几篇的传送门:

LanternD
LanternD_Logo






订阅

RSS订阅 微信公众号

图书馆分类法

更多关于『blog』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