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ternD +

第一次在美国医院就诊

上周六早上(6月3号)脚踝刮破了皮,去Lansing Urgent Care治疗了一下。这也是我自己第一次在美国医院就诊。

阿喀琉斯之踵

 (这整一小结可以跳过,可能会有阅读不适感。)

 阿喀琉斯是古希腊神话中的人物,全身刀枪不入,除了脚踝。最后他在战争中被射中了脚踝挂掉了。

 然后我也遇上了类似的事情。我当然不是想把自己提到阿喀琉斯的高度,只是经历有些相似罢了。来美国这么长时间,我从来没有去医院看过病,而这次不幸中枪,伤到的正是我的脚踝部分。而在此之前顶多是一两次感冒什么的,犯不着上医院去,甚至带灰塔看兽医还比较勤快。

 我准备走进浴室的时候一手关门,一边抬脚。结果当时有点心急没有配合好,关门稍微提前了一点。而门的下方是一个边缘没有打磨过的铝合金导水槽。可想而知这就跟拿着把刀从我的脚踝上横向刮过去一样(参考鱼去鳞)。不好意思好像描述得有点过于真实。反正和平时的利器划伤不一样,当时创口面积比较大,但是不深,血倒是一直流个不停,一按压就可以止住了,但是走两步就会裂开接着流血。

 那么……疼吗?刚开始的两分钟有点疼,之后一直到我趴在手术台上医生打局麻,都没怎么有疼痛感。我也觉得挺奇怪,可能脚踝痛觉神经比较少吧。

 不知道别人遇到这样的事情是啥反应,可能穿好衣服去止血然后去医院包扎了吧。我倒是很淡定地边流着血边把澡快速洗完了。洗澡这么舒服的事情,怎么能错过呢。其实并没有流多少血,不过血液稀释了也还是红的嘛,整个地面看着就像案发现场……

 接着当然就是止血了呗,擦干净血以后拿棉花贴上去,再用止血贴把棉花固定在伤口上。不一会儿就没有血出来了。

 ……六个小时过去了,中间发生了很多事,此处暂且不表……

 下午三点多,我走了两步,结果伤口又崩了,开始花式流血。最后小伙伴们看不下去了,开车把我送到了医院,Lansing Urgent Care。

 (由于是公开的地方就不点名了,在此再次表示感谢!)

 好像终于可以进入正题了。

美国的医疗系统

 美国的医疗系统比中国要复杂不少,抽茧剥丝可能有点费劲,但是从全局来看倒是没想象中这么复杂。

 到谷歌搜索「美国医疗体系」、「美国医疗制度」之类的关键词可以看到浩如烟海的各种详解、剖析,我就不说这么细了。

 大概有几个层次,按紧急度和收费来分:一个是家庭医生(我们学生就用校医代替了);其次是Urgent Care,翻译是「急诊」,但我觉得和国内门诊一个性质;最后是Emergency Room(ER),叫「急诊室」,但是丫就是一个设备齐一点的Urgent Care(当然,要出人命的危急关头还是得靠ER)。在前面三种之外,那些涉及不同部位的手术或检查还会在不同的专科医院才能做。专科医院一般是不接诊的,只接受Refer(翻译成「转院」?还是「推送」……)。比如肚子疼先去看家庭医生,他们把你Refer到肠胃专科医院然后到那里他们才给你治疗。

 其他的就不多说了。

就医过程(流水账)

 我去到Lansing Urgent Care的时候也不流血了,血小板干活还很勤快。和很多人想象的可能不一样,LUC不是什么大高楼,而是一个路边的平房,面积稍微大点而已。去到了先要填个表,写写个人信息联系方式还有就医原因,然后前台接待就会把你放到队列里等待。

 在我前面大概3个人,大概以每10-15分钟接待一个人的频率进行。按我的观察看也不一定是先Check-in(签到)先治疗。如果病情紧急或者相关医生正好闲着,有可能会「后来居上」,先被接诊。

 轮到我以后我先被助理护士带到了处置室,也不知道中文怎么说,美国这边不管什么病都得先给你测一遍生命体征,血压心跳体重这些。收缩压到了128,感觉快到正常范围外了,可能最近饮食不太靠谱。

 之后助理护士问了各种问题,是否过敏,是否做过手术,是否抽烟喝酒,是否最近被利器割伤等等。

 过了七八分钟,主治医师进来了,一个光头的胖子大叔,留着山羊胡,穿着黑色的工作服而不是白大褂。如果不告诉我他是主治医师我还会觉得他是平常常见的开皮卡的大叔……即便如此,他人还是很Nice,手术水平也是没问题的。

 我被带到另一件小手术室,趴在一个大长椅子上。椅子分为很多段,每一段的高度都可以单独调节。医生会把整体调到最合适手术你又最舒服的高度。

 其实我来医院只是想消一下毒包扎一下,没想到直接告诉我要打麻药缝针。都已经躺着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大叔跟我说,刚打麻药的时候会「Feel burnt」,然后就「Nothing」了。 整个手术过程大概10分钟吧。

 12年前我手指划伤缝了七八针,那次是我亲自看完了整个手术过程;而这次翻面了,啥也没看着就结束了,翻回来的时候已经包扎好了,如下图所示。

My ankle

 肉色纱布也好评,走在路上一般没人注意到我的脚踝上包扎着绷带。

 临走前医生把我的处方(一周的先锋霉素)发到我周围大药店了,我过去领药交一点钱,大概3块钱。

时光荏苒

 纱布缠了几天其实还是很不舒服的,不动还好,动起来就觉得勒得紧。

 写这篇日志的这天我去医院拆线了。似乎拔线的时候有点刺痛,别的还好。医生说伤口形势还不错,可以暴露在空气中也可以洗澡了。

 这也算我在美国受过的「大伤」了。接下来就好好养病吧。

收费

 这整个过程中Lansing UC收费0元,全部交给保险公司处理了。

末了

 大概就是这样吧,要不我怎么会在上一篇说我和游泳无缘呢。

2017-06-20 Update

 拆线的时候发现一共被缝了10针。在LUC的时候确实没收我钱,但是账单寄给保险公司了。今天保险公司账单到了,告诉我要付$74.63。

My bill

 又有两顿Red Lobster大餐没有了。印象中这样的手术在国内大约需要100多RMB,现在不知道行情如何了。总之这次74刀大概还可以接受吧,去看病不花钱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LanternD
LanternD_Logo






订阅

RSS订阅 微信公众号

图书馆分类法

更多关于『blog』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