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ternD +

在纽约打Uber的见闻

最近去了趟纽约,玩了两天。纽约的游记估计网上到处都是,这里从另一个角度写写游记吧。

 

惯例前言

 纽约吃的玩的很多,但是我不是很想写这种游记,干脆就来说说Uber吧。因为没有车,又不想搭地铁,所以选择了Uber。直接来说说和Uber司机聊天的经历吧。纽约有大量外籍Uber司机,来自世界各地。所以他们也是了解纽约的一个窗口。基本也是流水帐了,想到什么写什么。

Ride 1

 从机场到酒店,司机是一个土耳其小哥,英语水平不给力。我坐后排听半天听不清,头都快伸到副驾了。之后的Uber ride我就决定都坐副驾了。小哥来纽约3年了,Uber开了半年。全程基本尬聊,不过他也介绍了曼哈顿岛的一些基本情况。我说我从Michigan来,他不知道Michigan在哪里,后半程一直在地图上找啊找,我跟他说在西边,结果他把地图转了不知道多少度,然后再往左边找(虽说左西右东,但是不带转角度的啊)…不过我感觉他地理确实不太行,最后是到地方以后停车了我给他找到的。欢迎他有机会来密歇根大农村转转。

Ride 3

 6月24号中午打车从曼哈顿Midtown去Downtown找朋友A和H吃饭。然后Uber竟然打到了一位中国大叔。他儿子在这边上学,他花了若干月熟悉环境,三个月搞到运营驾照开车。因为大家都是中国人,背景都熟悉,聊起来没有什么隔阂。他和我们说Uber会拿掉用户付款的30%左右。政府还会收6%左右的税。所以开Uber的收入是没有想象中这么高的,养车停车费还得司机自己搞定。当然也不赖,谋生赚钱也绰绰有余。第五大道有LGBT游行,我们挑了条绕一点的路,但是速度还行。大叔说自己也不常接到中国人的单,所以他自己也挺开心的。估计他英语尬聊也忍够了吧。

Ride 5

 赶去机场的时候打了一辆丰田的Highlander(汉兰达),是这几天坐的车里面最好的了。而且司机是一位大姐。由于路程长,和这大姐聊得是最多的。她不是美国人。大家的英语都属于二外,所以其实聊起来有种特别的默契,大家都用简单直白的词汇直接表达意思,连语法都不要了。她脾气火爆,看到前面车犯二她肯定是要长按喇叭的。对于不遵守交通规则的,她先用西班牙语骂一遍,然后接着「Oh my godness… unbelieeeeeevable」。但是路边有什么好玩的她也会笑得很开心。有一种中美南美的奔放,倒是一点也不「纽约」。

 大姐举家从洪都拉斯(中美洲)跑来美国。她说她们家乡都是小混混和黑手党,每个月过来收保护费。如果生了儿子,他们会从小培养,成为他们的一伙。不交保护费有可能被直接给毙了。警察也不管事,和黑帮勾结在一起。真是水深火热。她说虽然有时候怀念家乡,但是从来没想过再回去。估计也是因为这样的成长环境,他们这样的「逃难者」会更有奋斗生存的动力。还是感慨一下中国的安全和强大。

 对了,大姐说这段话的时候就是「There are gangster, mafia, you know mafia? in Honduras. They ask for money every week. They have guns, they kill you if you have no money. So bad. Can not make a living. 」我已经尽量加上语法了,实际聊天更加简单粗暴。

 后面是赶飞机阶段。还是洪都拉斯大姐。我本来要去D航站楼,结果她给我送到了B去。LGA机场在大兴土木,街道异常拥挤。还好大姐对地形熟悉,三五分钟开到了另一个航站楼。后来我冲进去,和工作人员说了以后排了条短队伍,过了安检以后冲去登机口。那里已经没人排队了,我直接刷Pass进了飞机。5分钟后登机口就关闭了。这是我赶得最匆忙的一趟飞机。不过至少到目前位置我还没有因为自己原因迟到没赶上飞机的记录(飞机中转晚点不算我的原因)。PS:从下午3点到5点多,我一直想上厕所但没有机会,真是憋死人了。

Ride 2 & 4

 上面这几趟行程之间还穿插有另外两趟短途Uber,都比较短就没有好好聊天。一位大概是本地的稍胖的黑人哥,另一趟是也是黑人哥但是比较瘦还爆炸头。作为来自密歇根大农村的进城份子,我尬聊的自我修养就是:1. 感叹纽约的高楼很多,2. 楼的样式丰富,3. 人多吃的玩的多。其实我并不羡慕大城市,高楼大厦芝加哥和国内也没少见,只是为了能让对话进行下去的套路罢了。说到底,山清水秀地貌独特的国家公园才是我更青睐的旅游目的地类型。

End

 总体来说纽约还是个不错的地方,虽然只探索了曼哈顿这片,不过印象还是不错的。就城市而言的话,纽约应该是(我到过的)美国最有活力的了。

 为了避免一不小心又写长了,我决定在这里收尾了。

LanternD
LanternD_Logo






订阅

RSS订阅 微信公众号

图书馆分类法

更多关于『blog』的文章